理论学习

不忘初心,方能打破“历史周期率”——“历史周期率”与“延安窑洞对话”
发布时间:2017-06-20浏览:

不忘初心,方能打破“历史周期率”——

“历史周期率”与“延安窑洞对话”

来源:学习时报

194574日,毛泽东在延安杨家岭住处的窑洞里,与黄炎培(时任国民党政府的国民参政员等职)进行了关于“历史周期率”的谈话,成为党史国史上著名的“延安窑洞对话”。

20121224日和2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走访各民主党派中央和全国工商联时明确指出,这次对话至今对中国共产党都是很好的鞭策和警示;并强调“物必先腐,而后虫生”。

                              深谋远虑的对话

194571日,一架飞机由重庆飞抵陕北延安;乘客中有黄炎培等六位国民参政员。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中共中央领导人到机场迎接。时年67岁的黄炎培读过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撰写的《西行漫记》《毛泽东自传》等书籍。俩人心仪已久,这次在延安可谓一见如故。

黄炎培等人在延安的“破冰之旅”访问了五天,与毛泽东等人进行了三次共十多个小时的会谈。双方形成了《延安会谈记录》,包括向国民党政府提出“从速召开政治会议”等内容。

74日下午,毛泽东与黄炎培彼此推心置腹,肝胆相照,畅所欲言,谈古论今。

黄炎培熟谙历史,又有丰富阅历。他在延安亲身感受到了一种与重庆截然不同的清新气象。同时,黄炎培在心中又有一团疑虑——中国的历史有一种可怕的周期率,一种使人堕落、使物变质、使时间逆转的无形的支配力。他坦诚地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政党、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都没有能够跳出这个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起之时,都是艰难困苦,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力求从万死中求得一生,因而无不显得生气勃勃、气象一新。及至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变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也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一部历史,或政怠宦成,或人亡政息,或求荣取辱,总之没有跳出这个历史周期率。……国民党初起时,不也是一个万众瞩目的革命政党嘛!共产党会不会重蹈前人的覆辙?希望贵党能够找出一条新路,跳出这个历史周期率的支配。

黄炎培的一番话,使毛泽东颇有“心潮逐浪高”的感受。他坦然回答说:正所谓“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富贵不佐三代”,也包含了先生你讲的这些道理。我们共产党已经找到了新路,能够跳出这个历史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黄炎培听罢,点头表示赞同。当时,国民党统治者把共产党宣传为“一群青面獠牙、十恶不赦的人”。黄炎培等六位国民参政员,这次到延安看到的却是“只见公仆不见官”的景象:“一没有贪官污吏,二没有土豪劣绅,三没有赌博,四没有娼妓,五没有叫化子,六没有小老婆,七没有结党营私之徒,八没有萎蘼不振之气,九没有人吃磨擦饭,十没有人发国难财”。这“十个没有”的清正气象,与他们在重庆等地看到的国民党统治者“一句真话不讲,两面做人不羞,三民主义不顾,四处开会不绝,五院兼职不少,六法全书不问,七情感应不灵,八圈麻将不够,九流三教不拒,十目所视不怕”的腐败现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和巨大的反差。

1945810日,黄炎培在重庆出版了自己著述的《延安归来》。他在书中写道:“延安五日中间所看到的,当然是距离我理想相当近的。”“我认为中共朋友最可贵的精神,倒是不断地要好,不断地追求进步。这种精神充分发挥出来,前途希望是无限的。”有人劝阻他不要著书为共产党作宣传,以免遭受人身危险。他说:“我只是用朴素的写真笔法写出所见所闻所谈,决不加以渲染。共产党确实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事实胜于雄辩,我黄炎培不作违心之论。”

                                   居安思危的考问

星移斗转,人间沧桑。七十多年过去了,两位政治家的“延安窑洞对话”言犹在耳、振聋发聩。“共产党会不会重蹈前人的覆辙”的考问,留给我们这一代共产党人诸多的思考和警示。昭示我们。必须大力恢复和发扬党的优良作风,大力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党的根本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接受组织和人民监督天经地义。”“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这是一条铁律。”全面深化改革,“自己改自己,刀子很难切下去。”“要继续加强民主监督。对中国共产党而言,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必须增强忧患意识和责任意识,常怀忧党之心、恪尽兴党之责;既要防止“棒杀”,更要防止“捧杀”。构建良好政治新生态。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不“为人民币服务”;不折不扣地向人民负责,不“唯上、唯书”;真心实意地让人民作主,不搞“衙门作风”;自觉自愿地受人民监督,不搞特殊化。只有这样,才能跳出“历史周期率”,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作者薛鑫良系中央党校机关党委原副书记

 

版权所有 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