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企合作

南工程有个“锅炉大夫”——科技日报、 南京日报报道我校教授立足科技创新、服务地方经济发展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7-01-05浏览:

今天(1月5日),科技日报、南京日报分别在“创新江苏”版、“我的大学”版头条,报道了我校潘效军教授立足科技创新,在倾心教书育人的同时,为发电企业解决上百台锅炉运行中的技术难题、为行业和经济社会发展争做贡献的故事。

《科技日报》报道全文如下:

大学教授当起了“锅炉大夫”

科技日报记者 张 晔


炉膛结焦,没有了;NOx排放,达标了;发电负荷,恢复到设计值……

2016年11月3日,随着一个多星期的试运行,浙江锦江集团一台660兆瓦发电机组,经过南京工程学院潘效军教授团队的技术改造后,所有的“病灶”全部消失,每年可以挽回经济效益1.3亿元。

其实,潘效军每年完成技术改造项目十多项,解决了几十台锅炉及脱硫脱销设备及系统存在的问题。在国内火电企业中,她是有名的“锅炉大夫”,只要锅炉有问题找到潘效军就能够“药到病除”了。

痴迷锅炉的“女汉子”

说起锅炉,大家都知道它是火力发电的主要设备。可是没去过现场的人,很难想像锅炉每天要吞吐大量的煤、渣、水、烟、气,常常要在高温闷热、煤灰粉尘飞扬、分贝超标的噪音环境下作业。

上大学时,潘效军就知道所学专业不适合女孩子,毕业后很多女同学都纷纷改行,成绩优秀的她本可以选择从教,可她却执意要到生产一线当一名锅炉工程师。

1987年,她开始参与创建东电燃烧技术研究中心,并成为主要技术研究骨干。当时国内火电厂技术比较落后,国家正在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和技术时期,如何将引进设备与技术用于国内的发电机组上是主要难题。潘效军就和同事们一起开始研究引进国外设备和技术在国产化中存在的各种技术难题,将火电厂技术难题作为科研主攻方向,为引进消化吸收国外技术解决电力大发展中的技术难题做出很大贡献。

在元宝山二期工程中,我国从国外整套引进了第一台600兆瓦机组。其中,锅炉产自原联邦德国,汽轮机、发电机从法国阿尔斯通—大西洋公司引进。但是,机组运行后却始终不能达到设计的额定负荷。经过潘效军团队的技术鉴定和实验研究,确认该机组设计存在问题,为我国与外方谈判提供了重要技术支撑,并最终获得了外方赔偿。

在武汉水利电力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期间,潘效军开始痴迷锅炉燃烧理论。她先后主编了《电站锅炉手册》、《锅炉改造技术》、《电厂锅炉原理及设备》等专业书籍,还主研了浓淡燃烧器、低氮燃烧器、微油点火装置等。随着她在燃烧理论上的研究不断深入,慕名找她解决电厂锅炉问题的逐渐增多。内蒙古兴安热电有限公司曾有4台锅炉,存在燃烧效率低且燃烧不稳定经常灭火等问题,她到现场后拿出技术改造方案,很快就“药到病除”,并且每天为电厂节约100t/h煤,将一个原来亏本频临倒闭的热电厂变成了盈利企业。

退而不休的“锅炉大夫”

2013年,潘效军从南京工程学院的行政岗位上退居二线。她本以为会闲下来了,可是却更忙了。

2013年后,国家对火电厂环保指标逐年提高,各个电厂忙着对锅炉及脱硫脱硝设备进行改造。但是,国内一些脱硫、脱硝技术和设备不够成熟,很多电厂进行脱硝改造后锅炉燃烧出现了问题,有的出现结焦、有的出现燃烧效率低、有的汽温达不到原设计值、有的负荷达不到设计值等。锅炉燃烧问题对NOx生成量有很大影响,直接影响环保指标。

“其实问题并不复杂,但是大家都不知道根源在哪。”潘效军仔细分析的火电机组出现的问题后发现,国内许多锅炉是引进国外设计方案,对燃烧理论研究不充分,而从事脱硫脱硝的环保设备厂家与锅炉厂家互不关联,造成两种设备之间存在技术矛盾。

为此,她带领团队教师奔波在电厂一线进行测试、故障诊断、运行试验和理论计算,逐个查找锅炉与脱硫、脱硝系统存在的问题,并提供解决措施。自2014年起,她先后诊断和改造了三十多台“问题”锅炉,从没有出现过失败和“误诊”,为电厂节约了改造经费、设计经费和运行成本数亿元。

2016年国家又提高了火电厂排放标准,要求2017年—2019年通过对现有锅炉、脱硫、脱硝设备改造使火电厂排烟达到超净排条件,锅炉的各种节能减排问题又接踵而来:如锅炉燃烧及热效率低、锅炉参数达不到设计值、锅炉结焦炉膛及受热面结焦、水平受热面结焦堵灰、排烟达不到超净排放标准、尿素耗量大、氨逃逸大、除尘器堵灰阻力大等。

许多让锅炉制造厂和环保公司都束手无策的问题,潘效军却亲自去现场测试诊断,给出了一个又一个改造方案和优化调整方案。


 

《南京日报》报道全文如下:

南工程有个“锅炉大夫”

手到病除为大小电厂节约经费和运行成本数亿元

南京日报记者 谈洁

11月份的黑龙江已是寒风刺骨,佳木斯生物质发电厂由于锅炉燃烧存在问题,锅炉负荷达不到额定值,温度上不去,厂里上上下下急得四处求援。经过业内人士的推荐,他们的求助电话打到了南京工程学院潘效军的手机上。

这位对锅炉的大毛小病谙熟于心的女教授外号“锅炉大夫”,已为发电企业解决了上百台锅炉运行中的各种技术难题,且从未出现过失败和“误诊”,为电厂节约经费和运行成本数亿元。

修锅炉又脏又累,怕“毁”形象不敢拍照

跟锅炉打交道的大多是男性,但潘效军是个例外。曾有不熟悉她的电厂老总慕名找到她,一打电话就愣住了,没想到名字听起来很男性化的专家竟然是一位东北口音的“阿姨”。

“我1983年从东北电力学院热动专业毕业,我的老师说,电厂锅炉有解决不完的问题,要干出成绩来就得干这个,但是不适合女孩子。但我不信这个‘邪’,踌躇满志,虽然可以留校,但坚持选择了先去生产一线干本专业。”头发已有些花白的潘效军一聊到锅炉,话匣子就打开了。

到了电厂,她才知道,老师说的是真的。电厂锅炉与我们平时了解到的一般锅炉不同,它所处的环境都是高温高压,要想诊断它的问题,必须打开煤粉管道,深入高压蒸汽房,不仅有危险,而且一定是弄得满头满脸的黑灰、黑粉。

“衣服脏兮兮,脸上黑乎乎,”潘效军笑道,所以这么多年来,她在维修现场一般不拍照片,“怕影响自己的形象”,只有等锅炉修理好了,换上干净衣服,才会和其他工作人员象征性地站到锅炉前来一张。

曾用5天时间,为企业每月省下2300万元

深入一线的工作又脏又累,但是潘效军说,这是她能够发现和解决企业生产中的技术难题的重要原因。

在南京工程学院的十多年,她曾担任过教务处副处长、二级学院院长等管理工作,边教学边做科研,还要处理各种行政事务,十分繁忙,但只要有企业求助,路途再远她都尽力亲自到现场测试,进行故障诊断。

锦江集团内蒙古锦联铝材有限公司近日就遇到了“锅炉结焦”难题。不同锅炉结焦原因各异,轻的会导致机组运行不畅,需要人工除焦,严重的会结满炉膛停炉,有的甚至会导致水冷壁爆管被迫停炉,给企业造成重大损失。

潘效军来到现场,坐上大部分男同志都不敢坐的吊篮到70多米高的炉内检查受热面和燃烧结构、亲自给焊工划线、下料、指挥改造施工,在不影响正常发电的情况下,用了5天的时间,就缓解了锅炉结焦问题,使得发电量提高到了满负荷,锅炉运行安全稳定性也大大提高。仅就提高发电量这一项,每个月就为该企业节约成本2300万元。

这么“拼”也让她的成效颇丰。2016年她完成了11个项目,治好20多台锅炉。比如,为内蒙古兴安热电有限公司4台锅炉提供设计方案,解决了锅炉燃烧效率低和燃烧不稳定经常灭火等问题,每天为电厂节约100吨的煤,将一个原来亏本濒临倒闭的热电厂变成了盈利企业;国家电投蒙东能源公司鸿骏铝电公司锅炉机组出现问题后,经改造和优化方案设计,投资3亿多元的项目由不能投运到安全稳定运行,烟气排放由不达标变成了达标。

每次修完会办培训班,对于“医术”毫无保留

潘效军去过很多地方,但她的手机里几乎找不到风景照,清一色都是各种锅炉运行图;她的QQ联系人里有很多毕业多年的学生,遇到难题随时都会向她请教;在电厂“就诊治病”之后,她总要安排一个培训班,手把手地教运行人员调试,毫无保留地向他们传授“医术”。她说,这是老师的职业病,非要讲明白才过瘾,讲完再走才放心。

随着“锅炉大夫”名气越来越响,工作也是越来越忙,请她给锅炉“看病”需要预约,“我不是在‘把脉’现场,就是在‘出诊’的路上。”她笑道。

针对佳木斯生物质发电厂锅炉提出的优化方案尚在设计过程中,最近她又忙着为去孟加拉国做准备,对我国援外项目进行故障诊断。

为了写方案、写报告,她经常要工作到深夜。“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潘效军说,但既然干了这行,就要力求精准,做到“手到病除”,“要为学校和个人名誉负责,更要为企业负责。”


版权所有 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